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沉默背後

對有些人來說快樂觸手可及,但有些人卻只能獨自活在孤寂的世界裏故作沉默。--題記
  
  爺爺是個勤奮又健壯的樸實無華的人。他每天忙碌在家和田地之間,平日裏和別人閒談的時間自然是很少。但爺爺卻不是個喜歡沉默的人,與之恰好相反的是,他喜愛說話,更熱衷唱戲。逢年過節時,他會即興地在眾人面前“秀”上一兩段戲曲,又或者是在每天夜裏,獨個兒呆在房間裏低聲哼唱小曲調兒。
  
  傍晚時分,田裏歸來的老人紛紛聚到村裏的小店閒聊。他們都在談論自己這一天來的辛勤勞動或是耕作時遇到的有趣的事。這場面真可謂好不熱鬧極了!類似這樣的場面裏自然是少不了爺爺的出現,他也在向大家述說著。當談到激動的時候,他更是忍不住手舞足蹈起來。他們就是那樣高興地說說笑笑。小店裏的人走了又來,來了又走,爺爺卻依然捨不得離開。因為他覺得那片才是他真正的“樂土”。
  
  歲月無情,它匆匆而過,帶走了爺爺健壯的體魄和動聽的唱聲,留下的只是道道蒼皺的痕跡。轉眼間十幾年逝去,爺爺的身體早已大不如從前。由於年齡太大,他的反應變得呆滯而遲緩,行動不靈活,聽覺也逐漸衰退了。自此,我再也沒聽到爺爺唱戲,甚至是過多的隻言片語。
  
  爺爺變了,變得那樣沉默寡言,表情裏夾帶著幾分憂鬱。也許因為耳朵不好使了,別人也都很少再去找他閒談,自己也因為行動不便而很少再出去外面。他只能夠獨自坐在大廳的長椅上看著門外嬉戲的小孩。他好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默不作聲,就那樣靜靜地看著、看著。
  
  兒孫都在外讀書、工作。因為離家遠了,回家看望她的機會也就少之又少,我們只會在新年的那些天聚在一起,可也不見得爺爺會感到多歡喜。他們都在樓上,唯獨爺爺依然一個人在樓下的長椅上默不作聲。每當我走過大廳,看著爺爺目光呆滯的神情,心裏總會湧出一種很不好受的感覺。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我不盡明白,但我卻可以真切感受到爺爺內心的陣陣孤獨。每一次上前與爺爺談心,他總不會忘問那一句話:“娃啊,考上哪所答學了?”此時的他才緩緩抬起沉重的頭,用那久別歡喜的目光望著我,也是那刻我才從他眼中看到絲絲朝氣,可那又是多麼的短暫的一瞬。
  
  高一以後,我學會了開車。每至週末,我總是獨個兒回家看望兩老,與他們閒談家常。每次雖然都只是短短幾句話,但從爺爺的話語中,我卻能聽出他內心的快樂。偶爾有空,我便扶著爺爺走遍村裏僅有的兩個小店。那是老人們時常聚集在一起閒聊的地方。一大群老人坐在那兒閒聊,卻沒有多少人去理會爺爺,有的只是與他聊樂一兩句。可由於爺爺很難聽得見聲音,需要別人使勁喊上好幾次才能勉強聽清楚談話。幾句話下來,連僅剩幾個與爺爺談話的人都不再理會爺爺。看著爺爺欲言又止的樣子,我開始覺得自己不該將爺爺帶到這兒來。最後,原本滿心歡喜的爺爺也只能在我的攙扶下失落而歸。
  
  從那以後,爺爺再沒提過去從前最愛去的那些地方之類的話,而我也不敢再提及那些曾經讓他感到無限快樂的地方。仍然是那張長椅,一個老人獨自坐在那兒默不作聲地看著門外嬉戲的小孩。家門前熟悉的背影匆匆閃過,卻沒有一個人察覺那老人的存在,更沒有人發現老人沉默背後隱藏著的是一顆孤獨而無奈的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