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巴西烤肉與奴隸飯

說到巴西的飲食文化,自然少不了巴西烤肉。以前曾經品嘗過日本烤肉和韓國烤肉,但是,比之巴西的烤肉,它們根本就是馬尾穿豆腐--提不起來,簡直是不能同日而語。   

在聖保羅的時候,一日,我們請常駐巴西的王先生和幾位朋友吃飯,請他們選地方,他們幾人協商之後取得了共識--吃巴西烤肉。只是聽人講過巴西烤肉如何如何,反正我們還未曾領略過,那就見識一下吧。經過十分鐘的車程,我們來到了一個門面比較講究的飯店,門口有專門負責泊車的服務生,下了車之後,客人將汽車鑰匙交給服務生,那服務生則遞給客人一個號牌,再拿出一個與你相同號碼的項燈(燈座有磁力的,跟我國的計程車項燈差不多)放到你的車頂上,然後,將車開進旁邊的院子裏。在哪里停車,以及有無車位,你就甭管了,接下來,你的任務就是盡情地品嘗烤肉。   

一個漂亮的金髮女郎引導我們來到一個大長條桌就座後,我一邊聽著王先生指點我們如何享受巴西烤肉,一邊打量著餐廳。飯店的規模不算小,大約有30多張桌子的樣子。中間地帶是免費供客人隨意自選的各種水果、果汁、蔬菜、沙拉油、棕櫚油、沙拉和調味品等等,反正是品種極為豐富。看到這些,雖令人眼花繚亂,可卻刺激起我的胃口來。首先,每人要了一大杯當地啤酒之後,並由一盤蔬菜和沙拉為序幕,開始了顯得很嚴肅而又正規的巴西烤肉大餐。   

王先生將桌子上一個類似牙籤盒的圓柱型的東西倒置過來,告訴我們,那是品嘗烤肉的信號燈,上下兩面一面是紅色,另一面是綠色。紅燈停,綠燈行。綠色那面朝上,表明可以給客人上烤肉了,當你不想再吃的時候,便要將紅色面朝上,否則服務生會一直要給你送來決不可美味可口的烤肉來。再看旁邊的桌子上,果然每張桌子上面都立有一個“信號燈”。   

巴西的烤肉實在是太美了!有牛肉、豬肉、羊肉和雞肉,而且是不同的部位、不同的火候,隨便你選用。他們用長度約60釐米的鐵?子將拳頭大小的肉塊穿成一串,由服務生將肉串不斷地送到每一位食客的面前,如果你喜歡某一塊肉,他就用手中非常鋒利的刀,按照你所以希望的厚度將肉片下來,你再用你的夾子將肉片放進自己的盤子,慢慢地品嘗。遇有烤肉中間帶有血絲,如果你不願意吃下去,沒關係,把它放到一個盤子裏就行了,那是專門用來盛棄用肉片的盤子。用不著不好意思,沒有人會指責你浪費的。   

不論在哪里,我吃自助餐有個原則,那就是力爭把門票錢給吃回來。既然這個飯店屬於自助式的,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既來之,則安之,既安之,則吃之。一頓飯吃下來,我已是滿頭大汗、滿嘴流油了。最後,每人又上了一大份冰激淩,甜點就免了。酒足飯飽之後,買單吧,拿過帳單一看,便宜,7個人總共才花了152雷亞爾,折合人民幣還不足600元!   

巴西有很多的速食店,絕大多數在飯店門口都標明就餐的價格,大多是9.8R$/KG。什麼意思,沒看懂吧。這就是巴西特色的奴隸飯。同烤肉比起來,巴西的奴隸飯可算是大眾速食了。一提到奴隸,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80年代在我國上演的巴西電視劇《女奴依左拉》,可那時候誰也沒有注意到依左拉吃的是什麼樣的飯。在這種速食店裏有很多品種,有各式主食、蔬菜、水果等,選好後再去稱重,按重量付費,反正是每公斤9.8雷亞爾,而不管你自選的是西瓜,還是烤魚或是烤肉。奴隸飯這名字不好聽,可是,吃起來味道還是不錯的。通常,每人一頓飯下來大約有五六個雷亞爾就能吃得很飽了。我們當中很多人都對他們的烤制的三文魚是讚不絕口,味道鮮美,肉質可口,在國內可是從來未曾品嘗過的,再來一杯新榨的橙汁,這麼好吃的的速食,真是不應該叫做奴隸飯的,若是每天都能吃到這樣的飯菜,恐怕人們都寧願做奴隸了。問起這名字,據常駐的朋友介紹說,很久以前,一個奴隸主發現他的奴隸的臉色越來越好看,身體也在逐漸地強壯。他就納悶,這奴隸最近也沒閑著呀,活也沒少幹哪,這是怎麼回事呢?奴隸主就偷偷地暗中監視奴隸的一舉一動,原來,奴隸每次都是將主人剩下的飯菜再自行加工一下,就成為了今天的奴隸飯。後來,逐漸推廣開來,並流傳至今,發展成為人們生活中極為普通的速食。   

喜歡吃肉而且不怕發胖的朋友,如果你有機會去巴西,千萬別忘記要品嘗巴西的烤肉,而且一定要體驗奴隸的生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