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犬 吠

犬吠

作者/平凡根

夜半三更一陣犬吠把我從睡夢中吵醒,起初感到很意外,在城市,在高樓大廈林立的鋼精混泥土叢林中聽到犬吠確實很意外。對於犬吠,陶淵明早有絕妙的描述,“犬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在我看來雞鳴犬吠是農村特有的自然和聲。“犬吠村胥鬧,蟬鳴織婦忙”儘管織婦在鄉下農村早已絕跡,但白居易筆下這種祥和繁忙的自然景觀就算穿越千年萬年的風霜依然可以喚醒沉睡在人心深處的記憶,即使是從沒在農村生活過的城市男女也可以從這一聲犬吠裏找到田家生活的美好。小孩子在村巷裏追趕,狗也湊熱鬧跟在後面撒歡,真是雞鳴狗叫,加上樹上的蟬鳴,多麼美好的人間藍圖!

而且犬吠聲對我來說確實久違了,多少年以來它只在夢裏狺狺,這一陣犬吠將我的思緒帶回遙遠的故鄉。

小時候村裏幾乎每家都養狗,除非特別不喜歡狗或怕狗的人,要不家裏再困難也會養一只狗。因為狗不嫌家窮,就算是殘羹冷炙,小孩子吃剩的一口飯,大人嘴裏嚼不爛的骨頭它也歡快地接受,永不變心忠於主人一家,看門護院,與老人作伴陪小孩玩耍。犬吠黃椑落,牛歸紅樹深,所以說有犬吠就有人家。狗是很有靈性的動物,犬吠聲起要麼是有陌生人或人看不到的怪異現象出現,要麼是看到主人外出歸來,或與小孩,雞貓歡叫鬥鬧,總而言之狗是不會亂叫的。犬吠有提醒,有恐嚇,有慰藉也有喜悅,好人從不殫怕犬吠。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夜半三更,萬籟俱寂,一聲犬吠給寒涼路上寂寞孤獨的行人多少溫暖與慰藉。

我小時候要翻越幾裏的山路去上學,因為自己頑皮或學校正常留堂常常會天黑還奔走在路上。夏天還好,太陽遲遲不肯下山,冬天日短,即使正常放學,人還在半路太陽卻賊一樣早早地溜了。這時候一個人奔走在路上,沒人相伴,離家的路雖然很近但家卻突然變得很遙遠。腳後跟拔起的沙子蟋蟋簌簌,似有人追趕,加上路邊草叢各種蟲鳴,讓人害怕得毛骨悚然,不要說回頭,有時候緊張得連往前邁一步的勇氣都沒了。有一次山樹裏突然傳來一聲夜鳥的啼叫,嚇得我忍不住叫出聲來,雙手在空中無來由地揮舞。恰在此時一陣犬吠將我從恐懼中帶回業已虛脫的人間,我回過神來看見我家的狗正站在腳畔對著昏暗中鳥叫的深樹大吠。我再也忍不住眼淚脫眶而出,蹲下來抱著它把臉貼在它脖子的長毛上摩挲,心裏無由地怨恨父母為什麼要我翻山越嶺去讀書。狗見我不再害怕,也停止了吠叫,回過頭用它溫暖的舌頭舔了舔我的臉,搖著尾巴和我一起往回走。因為內心不再害怕,家其實就在眼前,難怪父母天黑都不來接我,因為他們覺得我回家的路很近,更不了解我內心的害怕。那以後每次天黑放學我都會在半路上際遇我家的狗,每次害怕的時候是它適時的一聲吠叫驅除了我內心的恐懼。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犬吠在那彎彎的山路上,陪我走過了春雨秋霜,走過每一個可怕的傍晚與黑夜。

後來我小學畢業上初中住校了,每天天黑再聽不到我家的犬吠了,心中不免失落。好在農村鄉下很多人家養狗,犬吠是無處不在的,犬吠穿籬出,鷗眠起水驚,不管是誰家的犬吠都能給寧靜的生活增加活力與生氣。朋友相訪,陌生人不期而至,是犬吠首先告訴主人。犬總是在無形中維持著社會的穩定與和諧,融洽了人與人,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給寂寞孤獨的人安慰,給恐懼絕望的靈魂鼓勵,給壞人回頭是岸的警戒,給好人詳和與溫暖。可惜初中畢業後到縣城上高中,犬吠漸行漸遠,再後來高中畢業漂泊在外,輾轉於異鄉的城市,生活中就再也聽不到犬吠了。在擁擠的街頭人們忙碌追求著,在寂寞的角落大家獨自傷懷著,沒時間也沒空間養一只狗,訪親勸友日漸式微,甚至老死不相往來,正是海內無知己,毗鄰若天涯,犬吠自然絕跡。所以犬吠離我們越遠,我們的生活空間就越小,越不自然,人與人之間就越遙遠,心就越孤獨,越寂寞。

夤夜三更,萬籟俱寂,犬吠刺破城市的喧囂,穿過橫流的物欲,告訴我生活尚在人間。

壬辰西曆十月廿六日夜三點於東莞樟木頭寓所

平凡根,原名胡正根,生於湖南平江冬桃山,自號冬桃山人。業餘從事寫作,寫作是一種心靈的釋放,是對生活的體察。人生,很多時候付出是沒有回報的,但活著仍須努力,因為只有努力才能給生活增添色彩,將有限的生命軌跡拉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