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外資銀行專家熱議三年來央行首次降息

眼下,世界經濟正在經歷自2009年上一輪衰退結束以來的最急劇放緩,全球的貨幣政策決策者們都面臨著放鬆政策以支撐經濟的壓力。緊隨6月5日澳大利亞央行降息的腳步,6月7日晚間中國央行也宣佈了3年多以來的首次降息行動。由於本月初發佈的中國官方製造業PMI等數據遠低於市場預期,此次降息並不意外。但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此次在下調存貸款利率的同時將存款利率上限浮動區間增加至1.1倍,並擴大貸款利率的下浮區間至0.8倍。6月8日與本報記者連線的多家外資銀行專家將此視為向利率市場化邁進的重要一步,稱此舉將在一定程度上削弱銀行未來的盈利能力。對於此次降息是否將開啟新一輪降息週期,幾位專家看法分歧。

  中國加入全球降息陣營

  在6月1日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摩根士丹利預計,在經歷了去年第四季度年率2.5%的增長後,今年第二和第三季度世界經濟將分別增長1.7%和2%。

  經濟疲弱必然要求貨幣政策的放鬆。記者注意到,自2008年12月份以來,美聯儲一直將基準利率維持在零至0.25%的歷史最低水準。歐央行則於去年12月將基準利率恢復到了歷史低位。新興經濟體也陸續加入了降息陣營——巴西自去年8月以來共降息4個百分點至歷史新低8.5%;印度央行4月份宣佈降息50個基點至8%,今年迄今共調降存款準備金率(RRR)125個基點至4.75%。雖然本周歐央行和英國央行均宣佈按兵不動,但摩根大通全球經濟研究主管漢斯萊仍預計,未來全球將出現一輪貨幣政策的協調放鬆:美聯儲將在本月召開的例會上延長其將基準利率保持在“異常低水準”的承諾至2015年,並將在本月底扭轉操作到期之後繼續實施這一計畫;歐央行將在7月份降息;日本央行和英國央行則將採取提振增長的進一步行動。HIS公司首席經濟學家貝爾拉夫什預計,未來幾個月印度和巴西將進一步降息。

  從中國的情況看,近期增長放緩日益明顯。月初官方發佈的5月PMI數據顯示,製造業增速出現大範圍放緩,PMI 11個分項指標中有10個下降,且有6個低於50這一強弱分界線。其中,反映內需的生產和國內訂單分項指標的降幅在4點以上。本週末,5月份宏觀經濟數據將出爐。根據彭博資訊對全球27位經濟學家的調查結果,5月工業生產同比增速可能為9.8%,接近3年來最慢增速。正因如此,這次降息在很大程度上已被市場廣泛預期,近期人民幣市場利率已大幅下滑。

  談到此次降息的意義時,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告訴記者,這是繼國務院5月23日會議決定更多關注穩增長之後朝著政策適度放鬆邁出的另一步,顯示政府理解了疲弱的需求正在推動經濟放緩,需要降息以提振貸款需求。儘管如此,瑞銀集團中國經濟研究主管汪濤認為,此次降息並非保增長的最重要舉措。在她看來,中國信貸需求疲軟的主要原因並非信貸成本過高,而是經濟增長前景黯淡,且企業在面臨需求下降、庫存上升時借款和投資意願不高。從這一點來看,增加財政支出,包括增加保障房、醫療和教育以及基礎設施專案方面的財政支出,能更有效地提振總需求。實際上,5月中旬以來,政府已加快了基礎設施投資步伐。

  幾位專家一致認為,本次降息更重要的意義是,這是利率市場化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

  新穎降息向利率市場化邁步

  由於存貸款利率浮動空間擴大賦予銀行更靈活的定價權,幾位專家說,本次降息雖然在表面上是對稱性的,但實質上很可能產生非對稱的結果。總的來說,張智威表示,此次新穎的降息措施出乎市場意料,是繼擴大人民幣匯率日波動區間之後金融市場改革的另一個重大步驟。張智威相信這些政策對中國的長期增長有利,因為金融資源能夠得到更有效的配置。但這些政策帶來的金融穩定風險也值得關注。

  鑒於吸儲壓力大,汪濤和張智威認為銀行可能傾向於選擇將存款利率保持在高於基準利率的水準,尤其是中小型銀行。因此,降息後,一年期存款利率最終可能與降息前持平甚至更高。另一方面,在當前疲弱的宏觀環境下,銀行還能進一步降低貸款利率以刺激信貸需求。

  幾位專家認為,向利率市場化邁進的舉措對銀行來說不是好消息,短期內銀行利益可能受損。究其原因,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說,近期企業貸款需求不足而銀行面臨存款的壓力,而降息加上放寬存貸款利率浮動區間將壓縮銀行的利差。在極端情況下,銀行的利差將收窄大約100個基點,而在現實中,因實際的資金成本可能會高於目前設定的存款利率上限,銀行的利潤可能進一步受損。

  是否開啟新一輪降息週期存分歧

  由於本次降息是中國自2008年12月以來的首次,高盛、摩根士丹利、花旗、瑞穗證券亞洲公司的經濟學家認為,這標誌著新一輪降息週期的開啟。

  對此,張智威、汪濤不以為然,預計今年剩下時間央行將不會降息。張智威說,剛宣佈的降息和利率自由化舉措已相當強勁,可能會對銀行體系造成影響。他預計央行在未來幾個月將謹慎從事並密切觀察銀行對利率自由化的反應,避免為銀行體系增加更大的壓力。如果經濟增長如野村預期在第三季度反彈,進一步降息的必要性便下降。他相信央行的下一次行動是在7月份下調存款準備金率。

  張智威說,本次降息不應被視為類似2008年至2009年激進放鬆的開端。“鑒於目前中國的勞動力市場仍然緊張,上一輪政策放鬆的副作用依然明顯,我們相信政府此次會小心謹慎,以避免過分刺激經濟。”

  汪濤則表示,鑒於央行此次降息一併擴大了銀行進一步降低貸款利率的空間,除非歐元區危機明顯惡化,今年內不太可能再次降息。在5月份經濟數據不容樂觀,出口、工業增加值和投資增長可能十分疲弱的預期下,她認為政府將繼續提高基礎設施及其他公共投資,放鬆信貸限制,並推出更多舉措促進私營部門在服務、交通運輸和公用事業領域的投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