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桃花朵朵開

又是一年春三月,望著朵朵盛開的桃花,我總會想起一個叫桃兒的姑娘。
  
  我上中學的時候,是在姑媽家吃住的。姑媽家的房前屋後都種滿了桃樹,但沒有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那樣優雅。姑媽家住的是很古老的四合院,院裏有很多住戶,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和我的小表妹差不多大的叫做桃兒的姑娘。
  
  桃兒本來長得也挺好看的,一張瓜子臉白白淨淨,長長的睫毛下麵那雙秋水般的眼睛閃透著靈氣。可她的母親總把她搞得髒兮兮的,穿著不合體的衣服,吃著和大人差不多的飯菜。而那時我的小表妹卻幸福得像春天裏飛舞的花蝴蝶!在我的印象裏桃兒的母親是不愛她的,我甚至於沒看到她母親用笑臉來對桃兒,聽到的永遠是無止境地埋怨和辱罵。為此在心裏我常為桃兒有這樣的一個母親而悲哀。值得慶倖的是桃兒有一個愛她的父親,因為我常看到她的父親把她高高地舉過頭頂,逗她開心地笑,還給她買水果糖﹑娃哈哈之類的東西。
  
  我的姑媽和桃兒的母親是農村那種眼合語不合的妯娌關係。也正是從姑媽那裏我知道了桃兒是買來的孩子。因為我姑父的哥哥家是兩個兒子,在農村的老傳統觀念裏有兒無女叫做前靈不絕後靈絕。總怕百年之後沒有女兒送殯,所以他家不顧自己處境,一心想要個女兒。就在那一年桃花含苞欲放的時節,有個女人抱著一個孩子,說是她那兒受災了,想給孩子逃個活命。於是經人說合,他家就拿出了賣糧的500元錢買下了這個孩子。因為這個孩子的小臉粉白粉白的像五月裏的仙桃,所以就取名叫桃兒。後來曾有公安局來調查,說那個女的是人犯子。他家真怕落個人財兩空,心裏忐忑了好長時間,最後事情如大多官司一樣民不告、官不究了。本來他家兩個孩子,生活就夠拮据了,又添個嗷嗷待哺的孩子,還得買奶粉之類的,生活就更窘迫了。為此,桃兒的母親常埋怨早不該買桃兒的,要不那500元錢她家可以買一個好母牛,說不定一年下一個小牛犢,很快就能跳出窮坑的。
  
  記憶中的春日裏,我放學歸來早,拿著自做的風箏,身後跟著我的小表妹和桃兒,來到了一片紅雲似的桃林裏。風箏是飛不高的,我就領她倆在桃林裏玩兒,我會毫不吝嗇地摘許多桃花給她倆裝扮得像桃花仙子,桃兒那燦若桃花的笑靨是永遠定格在我心中的一幅圖畫!我知道了桃兒是買來的孩子後,心裏總是對桃兒產生憐憫之心,尤其是她兇神惡煞般的母親更使我多了一份對桃兒擔憂和牽掛。總讓我聯想到鮮豔奪目的桃花因為氣候環境的影響結出的苦果。有時也會靜靜地替桃兒想她的親生母親到底在哪兒呢?但我肯定如桃兒在親生母親身邊她一定會像我的小表妹一樣快樂!想到這時我就恨那個人犯子,是她斷送了桃兒的幸福,她八輩子都不得好死!
  
  轉眼間我中學畢業了,也離開了姑媽家,到遠方求學了。
  
  幾年沒到姑媽家去了,待我又見到了桃兒時,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呵!桃兒長這麼高了,儘管穿得是破舊的衣衫,也沒能遮擋住那份清秀和靈氣。只是有點怕羞,有點靦腆。我給她梳頭,並取下我的頭花給她戴上,還拿出我小表妹的化妝品給她打扮了一番,教她和小表妹唱歌,跳圓舞曲。看著桃兒那嬌羞、秀雅的模樣我想起了那曲《月光下的鳳尾竹》。雖然我從見過鳳尾竹的模樣,但我覺得桃兒敢於之媲美!不知怎的,那一刻我真的不想把她想像成姑媽家門前桃樹上結的果實,也許是因為那個春季少雨多風,片片桃花還沒來得及展開紅豔的笑臉便簌然落地,自然秋後也不會結出又大又紅的果實了!
  
  就從那時起,我發現了在以後的春日裏看到桃花時,我多了一份思考!
  
  待我又一年暑假見到桃兒的時候,也就是桃兒苦難開始的時候。那個冬季裏,唯一疼愛她的爸爸被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奪去了生命。姑媽對我說,桃兒她爸死的時候,桃兒哭得可傷心了,有好幾天都沒吃飯。她母親還無端地找茬拿她當出氣筒,罵她是“掃帚星”,說她父親的死就是她給克死的。姑媽歎息道:怕往後,桃兒的日子就更難過了。正說著,桃兒從我姑媽家門口經過,我叫住了她,要她到我姑媽家屋裏來玩。她只是站了一會兒,便低頭走開了,我探出頭想再叫她,卻看到了她用袖子抹淚的情境,我心裏酸酸的,淚也從心裏流過。我取下了手上的飾物,要表妹給桃兒送去,還要表妹對桃兒說,我愛她,我是她永遠的大姐姐!
  
  歲月悄悄地滑過,時間老人只是機械性地完成它的作業,不管人間的悲歡離合,也無視塵世間的滄海桑田!我一介凡夫俗子,每天也為生計奔波著,困惑著,對於家鄉的事也淡忘了許多。
  
  又是春意盎然的日子,在城裏求學的小表妹來到了我家。假日裏,我們到公園去玩,當看到花期即將過去的桃花時,我猛地想起了桃兒,便迫不及待地問小表妹,桃兒現在上啥學?小表妹怏怏不樂地說,桃兒早就不上學了。自從不上學後,她的母親要她做好重好重的活,稍有不周,還打她罵她,可桃兒從不為自己辯解。那一年,她的哥哥偷了她母親的錢,硬嫁禍於桃兒的身上,桃兒有口難張,有淚往心裏流,最後受不了母親的侮辱,喝了農藥敵敵畏。雖然經搶救保住了性命,可從此她精神失常了,整天癡人說夢般的喃喃自語。我聽過之後,心裏有一種玉石俱焚的痛楚,除了一次又一次的回憶桃兒那燦若桃花的笑靨,我不知道我應該說些什麼。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造物主,你也真是太無情了。
  
  也就是去年的這個春日裏,三月裏的桃花開得正豔。我見到了姑媽,我又一次問及桃兒的事。姑媽說桃兒要出嫁了,她也正要做身新衣服準備去送親呢。我著實大吃了一驚,天啊!桃兒虛歲才十八呀。在我的再三追問下,姑媽歎了口氣對我說,桃兒精神失常後整天瘋瘋傻傻的,什麼也不會做,還要吃閒飯;兩個哥哥不務正業,也沒錢說媳婦,現在還是一對光棍。不知是誰出的主意,她母親為她找一個比她大十幾歲的殘疾男人,據說那家很有錢。姑媽說完後,眼裏含著淚光,還一個勁嘮叨,買來的孩子命苦呀!唉,要是桃兒的父親還活著,說不定也不會這樣。
  
  如今桃花又是朵朵開,也不知桃兒現在好不好,她嫁的那個男人是否會愛憐她這朵淒婉楚楚的桃花?
返回列表